巴黎处于防疫工作最高阶段 凯旋门对外关闭
来源:巴黎处于防疫工作最高阶段 凯旋门对外关闭发稿时间:2020-03-31 02:20:23


中新网3月28日电 据美联社28日报道,联合国报告称,全球范围内,联合国工作人员有86人感染了新冠肺炎,大多数患病职员位于欧洲地区。

更重要的是,德国较早就开始对症状较轻的人进行检测。这意味着确诊病例的总数可能比其他国家更准确地描述了病毒在本国的传播情况。

意大利则不同。深受地中海文明影响的意大利人热情外向,喜欢群聚社交活动。“意大利是典型的老年社会,老年人都是‘社交狂’ ,见面喜欢行贴面礼。而且意大利人尚亲情,很多人三代同住,这些都助长了病毒传播。”张作风说。

一些流行病学家认为,德国进行比大多数欧洲国家更多的病毒检测,也可能是导致死亡率降低的重要原因。由于死亡率的高低同时取决于死亡人数和确诊人数,当分母不能真实反映该国的患病人数时,死亡率自然会偏高。这种情况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伊朗。

欧洲疾病预防控制中心3月26日发布的最新一版欧洲疫情评估报告中指出,对德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新冠肺炎疫情数据初步分析显示,这些国家中60岁及以上患者的死亡风险和死亡人数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迅速增加。在住院病例中,15%的病例患有严重基础疾病,其中老年人的病死率更高。

“意大利的高死亡率主要是因为年龄。早期数据显示,病亡者的平均年龄高达81岁。”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流行病专家张作风教授对澎湃新闻说。

检测力度不够,也和各国制造试剂盒以及医务人员紧缺有关。直到欧洲成为全球疫情震中后,多国才开始亡羊补牢地扩大检测范围,提升检测能力。但《纽约时报》援引多位专家的话认为,只有在疫情早期,用检测来抵挡疫情扩散的手段才有用,而如今这一窗口期早已过去。那些提早行动的国家自然占据了优势。

在意大利北部重灾区生活的当地人西蒙尼向澎湃新闻举了一个简单的例子,证明意大利人对户外社交活动的热爱。“我们镇上有一个公园,两个礼拜前的周末,可能有超过一千人在那里晒太阳,只是因为天气好。”他说。

“在德国,许多老年人几乎没有社交活动,而年轻人则恰恰相反。德国早期感染的都是从奥地利或者意大利滑雪度假胜地返回的年轻人。”德国国会议员、内科医师和流行病学家卡尔·劳特巴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解释道。

迪雅里克指出,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若在正常情况下,所有工作人员的通行证一天总共会被刷1.1万次,但当地时间27日上午,刷卡次数降至140次。